欢迎来到阳春市人民法院,今天是:

黄辉:山区法官21年坚守情与法

发布人 :研究室文章来源:网络转载点击数:更新时间:2014-07-07 17:30

黄辉:山区法官21年坚守情与法

——春湾法庭副庭长黄辉办结上千案件,许多纠纷在诉前得到化解

■ 本报记者/刘 空 通讯员/李 晓 高 玲


 

  春湾法庭距离阳春市区40余公里,管辖春湾、松柏、石望、河(土朗)等春北一带山区,那里耕地少人多,交通极为不便。辖区4个镇65个村(居)委会的近30万人口散布在崇山峻岭之中,最远的一条村距离法庭有70多公里路程。黄辉从小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。1989年,初出校门的他被分配到家乡法院,当一名书记员;1993年,他很快从工作中脱颖而出,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;如今,刚过45岁的他却是一个有着21年审判经验的“老法官”,办结案件上千宗,从无不公投诉。

两年走遍辖区65个村

  黄辉是春湾法庭副庭长,却坚持亲身送达文书。他说,法庭人手少,安排不了专人送达,而且送达过程能深入了解案情,帮助办案。送达文书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运气好,能找个村干部带带路;运气不好,就要自己一村一村走,一户一户摸。农村人文化程度不高,村民从骨子里排斥上庭“打官司”,碰上不配合的村民,又要走不少弯路。“常常是天亮出门、天黑回来,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找路了。”黄辉说,最怕的还是金融债务纠纷案,一案牵涉二三十个被告。

  2010年冬天,黄辉承办了一起金融债务纠纷案,案件牵涉的20多个被告分散在5个村委会10个自然村。一早,黄辉与书记员一同去送达文书,出门前他按照被送达人住所由远及近设计好路线,不走重路、不走回头路,要在一天内完成。中午,黄辉在路边小摊买了两个盒饭,和书记员蹲在路边,就着矿泉水快速吃完。傍晚,黄辉到达最后一个村,手头还剩下三四份文书。冬天日短天黑得快,村里又没有路灯,黄辉坚持摸黑送完文书,回到法庭已是晚上9点。

  初来春湾法庭的两年里,黄辉或借着办案、送文书的机会,或利用闲暇时间,走遍了辖区65个村(居)委会,摸清路,熟悉乡土民情。如今,凭借着坚持不懈的走访,黄辉对辖区的村寨都烂熟于心,同事们更是把他当成“活地图”,出去送达途中遇到不认识的地方,都会打电话向他询问。

平均每个工作日办结一案

  春湾法庭管辖春湾、松柏、石望、河(土朗)4个镇近30万人口,由于山区地理位置特殊、小型企业及人口众多,法庭受理的民、商事案件种类多,审判任务繁重。黄辉每年受理案件约200宗,平均每个工作日要办结一宗案件,经他办结的案件有两“高”:当事人服判率高、自动履行率高。

  黄辉曾经受理了一起宅基地纠纷案。阿明和阿华(均为化名)是堂兄弟,毗邻而居。2011年,兄弟两人关系逐渐恶化,为宅基地界限的问题起了争执,闹上了法庭。黄辉受理案件后,约两人进行调解,双方各执一词,都不肯让步,案件不得不进入诉讼阶段。黄辉没有轻易放弃,而是多次分别走访当事人,兄弟两人被黄辉感动,对他的信任也越来越深,最后愿意达成调解协议,并请求法院派人实地丈量划分宅基地界限,兄弟两人也握手言和。

  在维护法理之外,黄辉还重视以情动人,时常对判决败诉当事人进行回访。2011年,黄辉调处了一宗离婚纠纷案,他走访了解到,案中原告岑某和被告黄某性格都很刚强,常因生活琐事引发争吵,黄某身患旧疾需长期服药,无法参加家庭生产,岑某对此颇为不满。黄辉多次实地调解,对当事人进行劝说教育,双方都表示夫妻感情已经破裂,最终和平达成调解协议。结案后,黄辉又对岑某、黄某进行回访,得知双方虽然离婚,但时有电话联系,岑某对黄某的病情也很关心,他终于放下心来。

耐心调解促进案结事了

  春湾法庭管辖春北山区,到法庭咨询、诉讼的当事人基本上是农民,经济状况并不好。黄辉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将调解贯穿办案始终,在他的耐心调解下,许多纠纷都在诉前得到化解,既减轻了当事人的诉累,节约了诉讼司法成本;又把矛盾消除在萌芽状态,有效地促进了案结事了。去年,黄辉调解、撤诉结案92宗,调解撤诉率达到54.4%。

  2012年夏天,松柏镇发生一宗损害赔偿案。山区用水紧张,两个自然村因水源问题发生纠纷:其中一个村的村民买了约300米长水管,连接山泉眼供水;另一个村的村民得知后,将水管破坏。两村为此闹上法庭,还分别纠集了两大帮村民,随时可能引起群体性事件。接案后,黄辉先是几番实地考察,又四五次召集双方到争议现场进行调解。黄辉回忆,调解的过程很艰难,当事人情绪激动,甚至几度大打出手。在黄辉耐心细致的调解下,最终一方赔偿了另一方水管的经济损失,双方顺利达成调解协议。

  比起审判,调解花的时间和精力更多,调解很难一次成功,法官在调解时很容易成为“夹心饼”,两边不讨好。黄辉丝毫不畏难,常把“宁可自己多跑一趟腿、要让群众少走一步路”挂在嘴边,他告诉记者,调解就是要迈开腿,与群众的感情是靠脚走出来的。“一般我受理一个案件,至少都要去当事人那里走访三次以上。只有多走动才能掌握案情,才能得到当事人的信任,才有可能调解成功。”他说。